10天23地,南京疫情是如何扩散全国的

时间:2021年08月02日  来源:本站

2020年年初的疫情过后,中国的本土新冠疫情从未像现在这样令人紧张过。

自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首次检测出9例阳性病例后,截至7月31日23时,已有超过270人被感染。除南京外,9个省份23城出现了相关病例。

南京疫情传播链延伸得有多广?它又是如何从机场外溢出来的?

不断延伸的传播链

不同于过去一年国内出现的其他本土疫情,“多点开花”是这一轮疫情的一大特点。

以7月31日在银川出现的确诊患者为例,从未去过南京的他是怎么被感染的?

7月17日,大连一行3人乘机到张家界旅游,中途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转机,在南京停留时感染了新冠病毒 [1]。7月20至22日,3人在张家界游玩时,来自成都的一家三口也在此旅游中被传染 [2][3]。

成都一家三口在张家界中招后,于23日前往常德游玩,并在24日晚乘坐了一艘名为穿紫河三号的游览船 [4]。截至7月31日23时,同船的乘客中已有13人被发现感染了新冠,其中就包括了银川的那位感染者,而他被发现携带病毒时,时间快过去一周了 [5]。

因为时值暑期旅游旺季,疫情传播范围得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。但同时,这轮疫情中也出现了一些令人难以忽视的聚集性感染案例。

截至7月31日23时,紧邻南京的扬州共出现了16例确诊病例,是这轮疫情中南京之外感染者最多的城市。而根据流调,他们的感染源都指向了棋牌室。

7月21日,家住南京市江宁区的64岁老人乘坐大巴来到扬州,随后的4天内,她都在同一棋牌室打牌。之后,11名去过这个棋牌室打麻将或打牌的老人确诊。另外还有3名确诊的老人也去了另一个棋牌室。

除了棋牌室本身较为封闭、老人容易感染外,扬州出现如此多的聚集性感染,也与这轮疫情传播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“德尔塔”(Delta)有很大的关系。

“德尔塔”传染力有多强?

钟南山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德尔塔”变异株患者的病毒载量高,呼出病毒浓度大,传染性极强,所以连之前密切接触者的概念都要调整。现在密接者是“在同一空间、同一单位、同一建筑,在发病前四天”,和病人相处在一起的人 [6]。

“德尔塔”的传染力在国际疫情中有目共睹,这种变异毒株于2020年10月在印度被发现后,一直在全球快速扩散。

2021年6月底,英国政府报告称,本国近期约99% 的新增病例都是感染了“德尔塔”毒株 [7]。目前被世卫组织指定为令人担忧的新冠病毒变体之一。

那么,本应被严防死守的境外“德尔塔”是如何进入中国的?甚至还出现在了国内的游船、棋牌室里?

南京禄口机场如何失守

7月30日,在本次疫情被发现后的第11天,南京公布了“德尔塔”毒株的来源:7月10日从俄罗斯入境的 CA910航班(莫斯科至南京)[8]。

该航班入境后,飞机上共有7名旅客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,此前也因境外输入病例较多,多次被民航局“熔断”,但机场方面并未引起重视。

根据后来的调查,为 CA910航班进行机舱清扫的保洁员,因为防护洗脱不规范,很可能造成了个别保洁人员感染 [9]。

更要命的是,保障国际航班垃圾清运的保洁员同时保障国内航班。于是,携带“德尔塔”病毒的保洁员随着清扫其他国际航班、国内航班的机舱,使得病毒得以进一步扩散 [9]。

而这一轮疫情中,中招最多的就是从事机场或客舱保洁工作的人员。在7月31日为止确诊的190例南京患者中,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是机场保洁员或客舱保洁员。

禄口国际机场除了在垃圾处理、机场清扫等方面存在漏洞外,未及时封闭机场、转移隔离工作人员,也是造成传播链外溢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7月31日,新华社援引机场知情人的消息说:尽管禄口机场20日就发现病例,但机场工作人员21、22日两天依旧照常上下班 [10]。

这进一步增加了此轮疫情的社区传播和跨省传播风险。

通过梳理南京市卫健委发布的疫情通报看,从7月23日起,南京的机场之外的感染病例开始增多。

而根据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(英文)》上广东省新冠变异毒株“德尔塔”传播动力学的研究,这种毒株平均潜伏期为4.4天,64.7% 的传播事件发生在病例出现症状前 [11]。

这意味着仅7月21到22日这两天,新冠病毒就外溢了不少。

目前,南京已经动员各方资源将机场工作人员及家属集中转运隔离,防止再出现新的外溢。只是,即使机场的疫情控制住了,现在全国还有很多城市出现的新疫情需要各方合力扑灭,有的病例甚至连传播路径还不清楚。

像重庆、泸州、宜宾新出现的感染者,虽然从他们身上检测出来的病毒是与南京疫情病毒同源的,但他们都没有去过南京或其他已经出现疫情的地方。

而这些未被摸清的感染路径,可能就关联着新的传染者。

为了尽早扑灭疫情,多个城市关闭景区、飞机停飞、居民闭门不出。当日常计划再次被疫情打乱,我们才发现原来新冠一直在周围飘荡,随时准备给我们的生活按下暂停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