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 年 12 月贸易数据点评

时间:2021年01月15日  来源:本站

据海关总署统计,以美元计价,2020  12 月出口额同比 18.1%,前值 21.1%,上年同期为 7.6%;进口额同比 6.5%,前值 4.5%,上年同期为 16.3%;贸易顺差 781.7 亿美元,前值为 754.3 亿美元,上年同期为 467.9 亿美元。

主要观点:

 

12 月出口增速因上年基数抬高而出现小幅回落,但仍处高增水平,且超出市场普遍预期。近期全球疫情进入第二波高发期,国内产能优势越发凸显,我国商品在全球市场的份  额扩大,是推动近期出口持续高增的主要原因;另外,12 月防疫物资出口仍处高位,继续对整体出口起到重要拉动作用。

12 月进口增速小幅加快,内外需共振带动进口需求增长是主要驱动因素;同时,近期大宗商品价格回升,价格因素对进口金额增速产生正向贡献;最后,对后续大宗商品价格  还将继续上涨的预期也可能令企业提前备货,加大原材料采购力度。

展望未来,2021  1 月出口有望继续保持较快增长,但全年出口增速有可能低于全球贸易修复水平,出口增速将呈明显的“前高后低”走势;进口方面,1 月进口增速将保持在5.0%左右,2021 年全年进口同比增速有望由负转正。

具体分析如下:

一、12 月出口增速因上年基数抬高而出现小幅回落,但仍处高增水平,且超出市场普遍预期。近期全球疫情进入第二波高发期,海外产能修复受阻,国内产能优势越发凸显,  我国商品在全球市场份额扩大,是推动近期出口持续高增的主要原因;另外,12 月防疫物资出口继续处于高位,对整体出口起到重要拉动作用。

12 月出口贸易额同比上升 18.1%(以人民币计价同比增长 10.9%,差值主要源于人民币汇价大幅升值所致,汇价波动对进口增速的影响相同),增速较上月小幅下降 3 个百分点,但仍超出此前市场普遍预期。值得注意的是,当月出口增速下行,主要源于上年同期基数大   幅抬高约个百分点,这意味着 12 月出口仍然保持强劲扩张势头。在当前全球出口整体处

于负增长背景下,我国 12 月出口数据尤显强劲。另外,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大幅升值 8.8% 左右,但主要是受美元同期贬值约 10%带动。这意味着我国对其他非美货币总体上并未出现明显升值(我们估计,这段时间人民币名义和实际有效汇率指数分别上升约 2.2%和 2.9%),因此人民币升值整体上对我国出口影响较为有限。

北半球进入秋冬季节后,欧美疫情出现第二波高峰,全球疫情出现加速扩散态势。这导  致境外各主要经济体产能修复明显放缓——11 月和 12 月摩根大通全球综合PMI 指数持续下滑。与此同时,由于各国普遍实施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推动需求扩张,当前境外主要经济体   不同程度地存在供不应求问题,我国出口成为弥补这一缺口的重要因素。我们估算,四季度   我国商品在全球出口市场中的份额在 15.6%左右,较疫情前增加约 2.3 个百分点。另外,12 月我国防疫物资出口环比继续保持增长,同比增幅延续高位,也显示全球疫情加剧对我国出   口形成了很强的带动作用。

2 欧美二次疫情高峰带动我国 12 月出口增速保持高位(%)


从主要出口目的地来看,12 月我国对美国出口同比增长 34.5%,虽然因上年基数大幅抬高导致增速比上月回落 11.6 个百分点,但仍是 2020 年第二高增水平。11 月大选后美国国内疫情异常严峻,对其产能修复形成严重掣肘,而大规模财政救助计划带动美国国内消费不降反升,进口需求受到支撑(11 月美国进口额同比增长 0.27%)。更为重要的是,作为我国对美出口的主要竞争对手,墨西哥、土耳其等国也出现第二波疫情高峰,产能修复被迫放缓,   这导致我国商品在美市场份额显著扩大。

近期欧盟地区第二波疫情爆发,多国再度重启封锁措施,对其制造业修复带来较大冲击;   加之近期我国出口商品在欧盟市场份额明显扩大,12 月我国对欧盟出口同比增长 4.3%,增速较上月下滑 4.3 个百分点同样是上年基数抬高所致。作为对比,下半年以来欧盟进口整体上处于两位数的同比萎缩状态。12 月我国对日本出口同比增长 8.2%,增速比上月加快 2.6 个百分点,而且这是在上年同期基数大幅抬高背景下实现的。日本下半年以来进口持续处于两位数的下降状态,我国商品在日本市场份额上升是带动对日出口增长的主要因素。

 3 12 月我国对主要新兴市场出口保持强势(%


新兴市场方面,作为我国第一大出口市场,12 月我国对东盟出口同比增长 18.4%,增速较上月大幅加快 8.4 个百分点。下半年以来,我国对东盟出口持续处于稳定较快增长状态, 既与这一区域疫情形势相对稳定、经济所受冲击相对较小直接相关,也受该区域在二季度之后对外贸易较快修复拉动。另外,从出口产品结构来看,疫情导致这些地区经济减速、居民收入下滑,我国出口商品的价格竞争力进一步显现。

12 月我国对印度出口增长 11.5%,增速比上月放缓 8 个百分点,主要受上年同期基数抬 11.7 个百分点影响;我国对俄罗斯出口增长 7.2%,增速比上月下滑 2.2 个百分点,整体变化不大。当前这个两个国家都处于疫情高发期,对我国商品需求扩大,是我国对其出口保持正增长的主要原因——近期两国整体进口都持续处于负增长状态。

4 12 月防疫物资出口增速保持同比高增态势%

12 月防疫物资出口继续保持高位,也表明全球疫情第二波高峰对我国出口产生了较强的带动作用。12 月以口罩为代表的纺织纱线、织物及制品出口额同比增长 11.7%,医疗仪器及器械出口额同比增长 24.3%,塑料制品出口额同比增长 90.2%,三类防疫物资整体出口额增长高达 35.6%。尽管受上年基数大幅抬高影响,12 月三类物资出口增速较上月回落 12.4 个百分点,但仍明显处于高位,且远高于整体出口增速水平。另外,12 月三类防疫物资出口环比增长 3.1%,也与近期全球疫情加剧相印证。

总体上看,在全球贸易降幅达到两位数的背景下,2020 年我国出口同比逆势增长 3.6%, 远超市场预期,并带动 2020 年贸易顺差同比大增 27.1%,对经济增长形成正向拉动,成为宏观数据中的最大亮点。2020 年出口走势“前低后高”特征明显,体现了国内外产能修复错位、我国出口商品在全球的市场份额大幅提高带来的影响。我们估计,2020 年我国出口商品占全球出口商品的比重达到 14.9%,较上年增加 1.6 个百分点;其中,一至四季度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 11.1%、16.7%、16.2%和 15.6%。

二、12 月进口增速小幅加快,内外需共振带动进口需求增长是主要驱动因素;同时, 近期大宗商品价格回升,价格因素对进口金额增速产生正向贡献;最后,对后续大宗商品  价格还将继续上涨的预期也可能令企业提前备货,加大原材料采购力度。

12 月进口额同比增长 6.5%,在基数抬升背景下,增速仍较上月加快 2.0 个百分点,反映在国内工业生产旺盛,消费需求改善,投资韧性犹存,尤其是制造业投资回升背景下,内   需强劲带动进口需求延续回暖。同时,年底前我国出口仍保持强势,对相关原材料和中间品进口也有较强拉动。与此相印证,12 月制造业 PMI 进口指数录得 50.4,已连续第四个月处于扩张区间。此外,由于疫苗进展、美国大选结果落地提振需求预期,加之铁矿石、大豆等部分大宗商品供需偏紧,近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有所回升,这对进口增速有两方面拉动作用:   一是价格因素对进口金额增速产生正向贡献;二是对后续大宗商品价格还将继续上涨的预期或令企业提前备货,加大原材料采购力度。值得一提的是,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大幅升值8.8%左右,这有利于降低国内企业进口成本,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企业进口需求。

 5 制造业 PMI 进口指数


 6 大宗商品价格走势

 7 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走势


从主要进口商品来看,(1)主要受益于疫苗推出及逐步接种带来的利好情绪,12 月国际油价延续涨势,当月布伦特原油现货价突破 50 美元/桶。由此,12 月我国原油进口价格环比上涨 7.2%,同比跌幅亦现小幅收敛。不过,由于此前炼厂在油价低点集中采购、消耗了大量配额,年底前原油进口配额不足,进口量延续负增。12 月原油进口量同比降幅较上月扩大 14.6 个百分点至-15.4%,并拖累进口额同比降幅较上月扩大 8.8 个百分点至-43.2%。

2)大豆进口方面,在全球大豆供需收紧、库存下降背景下,近几个月大豆价格持续上扬,带动进口价格走高。但因前期我国大豆进口高增,进口大豆的港口库存处于高位,加之海外供给偏紧,12 月大豆进口量明显压缩,叠加上年同期基数走高,当月进口量同比下降 21.1%(前值为增长 15.8%),拖累进口额同比下降 16.0%(前值为增长 21.3%)。

(3)12 月铁矿石进口量同比下降 4.5%(前值为增长 8.3%),这与巴西供应收紧以及中国减少自澳大利亚进口有关。从价格来看,供需关系收紧持续推升铁矿石价格,当月铁矿石平均进口价格同比上涨 38.2%,涨幅较上月的 32.5%进一步扩大。由此,在价格上涨支撑下, 12 月铁矿石进口额同比增长 32.0%,但因进口量下滑,增速较上月放缓 11.5 个百分点。

4)12 月集成电路进口量价齐升,或因年底前企业提前为下一年上半年备货。当月进口量同比增长 24.6%,增速较上月加快 6.1 个百分点;进口额同比增长 26.5%,增速较上月加快 13.5 个百分点。

8  主要商品进口量及进口额同比增速



从全年来看,2020 年进口额累计同比下降 1.1%,降幅较上年收窄 1.7 个百分点。其中, 上半年疫情对国内经济供需两端造成剧烈冲击,进口需求大幅减弱,尤其是 4、5 月份进口额均为两位数的同比负增。月以来,国内经济回升、内需改善,加之出口增速大幅反弹, 内外需共振带动进口需求回升,单月进口增速实现回正,累计降幅持续收窄。不过,下半年海外疫情仍在持续升温,其他主要经济体复工复产受阻,海外供给能力下降制约我国进口增速反弹幅度;同时,为了避免疫情输入,冷链食品等部分商品进口受到严格限制,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进口回升力度。整体上看,2020 年我国进口表现弱于出口,这也带动货物贸易顺差走阔,加之疫情影响国际通航、服务贸易逆差收窄,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意外为正。

三、2021  1 月出口有望继续保持较快增长,但全年出口增速有可能低于全球贸易修复水平,将呈明显的“前高后低”态势;进口方面,1 月进口增速将保持在 5.0%左右,2021 年全年进口同比增速有望由负转正。

个月国内制造业 PMI 中的“新出口订单指数”持续处于扩张区间,意味着短期内我国出口增速仍有支撑,背后是全球疫情严峻状态继续对我国出口商品带来较高需求。我们预期,2021 月出口同比有望继续保持较快增长。不过就全年来看,伴随全球疫苗大规模接种后各国产能较快恢复,2020 年支撑我国出口的关键因素——全球市场份额扩大——将会相应减弱。我们判断,2021 年我国出口商品的全球市场份额有可能从上年的 14.9%回落至14.2%。由此,若 2021 年全球贸易出现 8.0%左右的同比正增长,我国出口增速将为 4.0%左右,较 2020  3.6%的增幅变化不大,增速趋势将呈现与 2020 年相反的“前高后低”态势。

进口方面,2021 年一季度国内经济仍有修复趋势,其中消费回升的潜力仍然较大,出口料将保持强劲,内外需共振将继续对进口起到重要支撑作用。其中,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升等因素的推动下,1 月进口额将继续保持 5%的正增长。展望全年,考虑到国内经济将出 8% 9%的反弹增速,进口额增速由负转正没有悬念,预计全年将出现 3%至 5%的正增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