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和平:中方为什么不直接与立陶宛断交?

时间:2021年11月23日  来源:本站

直新闻:刘先生,对于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,决定将中国与立陶宛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一事,你怎么看?

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:我认为,中方的这一动作,不仅仅是因为立陶宛设立“台湾代表处”的行为,的确是违反了“一中”原则,冲击到了中立建交的底线,以至于中方不得不出重手来惩戒,而且更为关键性的是,中方这样做,是衡量了当前的台海局势与国际形势的。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在国际“挺台”势力的鼓噪与怂恿下,企图跃跃欲试挑战“一中”原则与测试中国底线的国家,并不是只有立陶宛一个,包括拜登政府已经放出风声,表示正在慎重考虑要将台湾在美国的代表机构“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”更名为“台湾代表处”,而欧洲议会更是以压倒性的高票通过了 “欧盟台湾政治关系与合作报告”,呼吁欧盟全面提升与台湾的关系,将目前的欧盟驻台经贸办事处更名为“欧盟驻台湾办事处”。

这也就意味着,中方这一次行动的目的,绝对不再仅仅是为了惩罚立陶宛,更为关键的,还是要阻止当前在一些国家中正在蔓延的挑战“一中”原则的歪风扩大化。否则的话,假如中国不惩罚立陶宛,接下来美国与欧盟就有可能会步其后尘,到了那个时候,中方再要反制就会为时已晚。

直新闻:既然如此,那中方为什么不直接以断交的方式来惩罚立陶宛,而是采取了将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这样一种方式?

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:我在前面讲到了,中方的行动,既要表明自己的决心,又要防止挑战“一中”原则的歪风在国际上扩大化。这也就意味着,中方对这件事情的反应必须要拿捏好分寸,做到有理有理有节。第一大目标,当然是要惩罚立陶宛,因为你做错了就必须要受罚,否则受冲击的就不仅仅是中国的国家主权,还有中国的国际威信;第二大目标,则是为了警告立陶宛,假如接下来你们还要一意孤行,那中国的下一步行动就会是断交;第三大目标,则是要教育立陶宛,并给其改过自新的机会,接下来假如你迷途知返改弦更张,那中立两国还是可以恢复大使级关系的;第四大目标,则是为了给国际社会立规矩划红线,也就是要做给波兰、捷克、斯洛伐克这些中东欧小国看,尤其是要做给美国与欧盟看,假如你们越过“一中”原则的红线,中方将会毫不犹豫地比照中立关系来办理;第五大目标,则是要控制这一事件的后果与后续效应。而要达到这一目标,就意味着中方的惩罚措施既不能过轻也不能过重,过轻的话起不到遏制歪风的目标,过重的话,比如直接宣布中立两国断交,那就不仅正中蔡英文当局的下怀,因为他们正好可以渔翁得利跟立陶宛建交,如此一来,中国大陆就将损失一个邦交而蔡英文当局则捡到一个大便宜,而且过重的话,那容易引起其他中东欧小国的反弹,给美国提供煽风点火进一步挑拨离间的机会。

总而言之,中方的行动既要向国际社会清晰表达捍卫“一中”原则的决心,发出“一中”原则的底线是碰不得的清晰信号,而且还要着眼于最终解决问题而不是进一步激化矛盾。在这种情况下,将中立两国关系降为代办级而不是直接断交,就成为了最合适的选择。

直新闻:那在你看来,从目前国际社会的反响来看,中方将中国与立陶宛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这一动作,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吗?

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:我认为,至少是从目前阶段来看,中方的这一行动还是初步达到了预期效果的。这首先是表现在,当事国立陶宛并没有对此做出过于情绪化的激烈反应。立陶宛方面仅仅是对中方的这一决定“表示遗憾”,并且重申了自己将会坚持一个中国政策。这也就意味着,面对中方的制裁行为,立陶宛应该不会采取进一步的报复动作。另外值得注意的是,立陶宛还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辩解,说他们有权扩大与台湾的合作,包括建立所谓的“非外交使团”。而在我看来,立方的这一辩解是站不住脚的。因为中方反对的并不是立陶宛为台湾设立代表处这一行为,而是反对立方以台湾名义来命名这个代表处,后者才是碰不得的红线。

我认为,中方应该清晰地把这一信息传达给立方与国际社会,以免出现混淆视听的情况。其次,我认为中方的这一行为初步达到了预期效果还表现在,那些一度蠢蠢欲动的中东欧小国,包括波兰、匈牙利、捷克与斯洛伐克,并没有在中方做出惩罚决定后顶风作案,以立陶宛为榜样,甚至是没有为立陶宛发声。那么还有就是,虽然欧盟委员会表示,台湾在立陶宛设处不违反“一中”原则,欧盟支持立陶宛的立场,虽然拜登政府也表示,将为立陶宛提供6 亿美元的进出口信贷,以示对立陶宛的奖励与支持,但是,至少美欧都没有再提及设立自己的“台湾代表处”这件事情。